Dynn

 

三次元认识我的各位,请自觉取关,谢谢合作

Source Code系列小番外

最后发个糖

以前发不上来的章节文字版都在这里:

链接:http://pan.baidu.com/s/1mik3oz2 密码:3pjs

------------------------------------------------------

 

这个Root口中所谓的“公寓”,其实大得有些离谱。

大厦的顶楼,现代化的跃层中空,家具和装修风格处处显示着主人的大气,尤其是整个二楼连扇门也没有,只被一扇极简的屏风和半包围的落地窗虚虚掩着,中间随意地撒着木桌、地毯,和一张大床——可以看出这里确实是一个单身女人的家,而且这个女人豪放到令人发指。

这很可以。Shaw站在门口环视一番,忽然觉得自己在纽约的那间小屋……有点像毛坯房。

 

***

Root睁开眼的第一个瞬间就清醒了过来,因为她正精确而笔直地躺在大圆床的一条直径上,圆心压在屁股底下。这个场面和每天早上没有任何不同,因此而显得十分不对劲。她连拖鞋都没来及穿,套上睡裙裹上被子蹬蹬蹬一路跑下楼,往每个屋里都溜一眼。

她其实应该先到厨房门口去看,但出于可以理解的原因没敢对此抱有希望。但当她最终站在那里时,煎蛋饼的香味正从黑发女人肩侧顺着阳光的痕迹一路飘来。

Shaw扭过头来瞥了一眼,就见一条硕大的被筒顶着个睡眼惺忪的脑袋立在门框旁边,被初春早晨依旧有些凉的地板冻得微微缩着脚趾。

她把火关掉走过来,没怎么想。

“这就起了?”她抬起手摸摸她的脸颊,Root就顺从地低了低头,让Shaw在额上印上一个吻。“早。”

她的声音是春天的礼物。

蝴蝶轻轻颤动着翅膀落在额角的前后,有泉水从心底咕嘟嘟开始冒泡。有谁会专程关了火走过来,只为了给她一个吻?芝加哥的清晨大约从未如此温柔,Root一下子有些舍不得睁眼。

这就是恋爱吗?怎么竟然会这么甜?

 

“不要再刷着牙跑出来了,”Shaw又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就说道,没回头,柔软从眉眼处一圈一圈漾开。“我不会消失的。”

“唔……”

有含糊的声音应了,然后洗手间传来水声。

Root其实很是紧张。上帝不知在做何打算,有些火一下子烧得太快,还未完全熟识的两人之间,不免要有些难知进退。

欲望和爱情,她总有些搞不清楚。

“快来。”她从没想过有人会坐在桌前等她。真好。那个女人说:“我饿。”

煎蛋饼很好吃。Shaw不许她一大清早吃苹果。

“血糖波动太大,而且胃酸会在你胖乎乎的小肚子上烧个窟窿。”她说,从围裙口袋里摸出疯狂震动的手机。

是爱情。

“汪!”

“早上好啊,帅哥。”Shaw接口得非常自然,Root忍不住凑过去亲亲她的耳朵。

“……你也早,Ms. Shaw。”Finch的声音。那声“帅哥”是在叫谁,他一点也不想知道。

“原来是你啊,Finch。”唔嘛唔嘛。“干嘛?”

“Ms. Shaw,Ms. Groves有没有跟你在一起?她的手机无人接听。”

“你,”唔嘛唔嘛唔嘛,“找她干嘛?”

“我来说吧,亲爱的。”Root从她手里拿过手机,心情好得不能行。“早上好Harry。”

“……”

“她在吃早饭。”

“……”

“当然。”

“……”

“好,我知道了。”她抬头看一眼挂钟,八点钟。“我就去。”

“他找你干嘛?”刚把电话按掉,Shaw就问。漫不在乎的神情出现裂痕,她把它藏在不断咀嚼的唇齿里。

“他叫我去看那个U盘的数据。”Root站起来挤开她的刀叉,贴进她怀里。“真不想去。”

Shaw发现Shahi小姐的身体挺喜欢这个拥抱。

“那就别去。”Root知道现在不能看她不能说话更不能调情,但Shaw还是立刻又加了一句:“虽然我无所谓。”

“不行啊,和Harry说好了。”

Root略微直起身子,浓浓春日融化在她的唇角。Shaw的表情远没有她那么愉悦,而且有点儿欲言又止。

“怎么了,Sameen?

“起来。”Shaw最终说,好像没想起来自己可以推开她。“我腿麻了。”

Root吃吃地笑起来,长睫毛扑闪着,几乎要和Shaw的鬓发纠缠到一起。

“你刚才到底想说什么?”

“没什么。”Shaw还是摇头。

“真的?”Root才不信。“不是因为不想让我去?”

Shaw和她对望了一会儿,长久得几乎使星辰移动,再开口时却还是略显仓促:“下次再因为知道太多被人追杀的时候,找别人去陪你横穿爱荷华。”

 

“抱歉Harry,堵车。”Root走进门廊,Bear迅速和走在她身后的Shaw滚成一团。

“这可以理解,Ms. Groves,毕竟离我们上次通话才过了……”Finch低头看了看手腕,“……三个小时。”

接着他赶紧抛开这个话题,振作精神问道:“你们要吃午饭么?我和Mr. Reese正打算订外卖。”

“说实话,我刚吃过了。”Root不辞劳苦地专程扭头一百八十度看了Shaw一眼,“但你们随意。”

额,这个话题转移得相当不成功。Finch下意识地看向刚才去应门的Reese,求救。

Reese了然地点点头,把Bear招到自己腿边,接着对坐在地上的Shaw意味深长地笑起来。

“堵车是吗,Shaw?”

……现在换人还能来及吗?Finch觉得自己遇、人、不、淑。

“Shut up,John。”

幸好这屋子里还有个比他脸皮还薄的。

 

这顿饭吃得最多的,是Bear。

“你怎么了,Shaw?有‘室友’的第一天,这么不高兴?”Reese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马犬的头,后者正和Shaw一同坐在软乎乎的狗垫上。

Shaw分一眼出来给他,厚重书架的阴影里那脸上的关切和一些别的什么十分明显,像一个兄长,像一个燃烧着八卦魂的兄长。

所以Shaw没理他。

“来嘛,说说就没事了。”

“停!别对我撒娇,钢铁侠,找你的蓝颜知己去。”Shaw抚着臂上的鸡皮疙瘩。作孽呦……

“担心?”Reese往趴在窗边桌子上的极客二人组努了努嘴,终于略微正经了那么一点点。“你不说,我怎么安慰你呢?”

她仍旧是默然。潜伏的危险说来就来,安慰又有什么用?那些东西,和那女人有关的那些东西,有些如游丝缱绻,有些是风压云片,到最后,都是一样。

说是说得出,放却放不下。

何况,她也说不出。

“你不也一样。”她说。

“这是Finch要做的事。”他耸耸肩,笑里既没无奈,也没愉悦。

“那你就不管了?”

“管不了。只好看着他,比他一个人好一点。”这个男人成精了,说这种话,脸也不红。

“知道那么多秘密,有什么好?枪都打不准还要去拯救世界,我看自杀还更快一点。”Shaw终于忍不住吐槽模式,有一种叫“闹心”的情绪浮上眉眼。

“这话你跟她说啊,我知道又没用。”Reese在心中默默为自己点赞,感觉自己点亮了神助攻技能。

“我……”Shaw挑眉看着他,神态半真半假。“……跟她不熟。”

“没有人比你更有立场了,Shaw。不放心,就劝劝她。”Reese还是懂她。

Shaw重重吐气。

“或者学我,跟她一起上阵啊。拯救世界这码事,别告诉我你不喜欢。”李四这个人,果然从来都不属于“靠谱”一挂。

“嫁鸡随鸡,嫁根随根嘛。”他说。

枪呢?

 

没能成功毙了那个龙猫版长腿叔叔这件事,让Shaw心里简直更堵了。夜里回去时她一路开着窗,密歇根湖吹来的风带走了白天的晒痕,芝加哥的夜凉如新生。

但她就是不开心。

Root洗完澡出来时看见的画面,就是Shaw一脸苦大仇深地歪在客厅的沙发上,面前的家庭式投影墙上播放着猫和老鼠。

她走过来关了投影,Shaw瞥了她一眼;然后她从Shaw手中拿走了那瓶啤酒,Shaw吐了口气;接着她把靠垫从Shaw脑袋下抽出来非要让她坐正,Shaw嘟嘟囔囔地表示了烦躁;最后她在Shaw面前的茶几上坐下说:“亲爱的,我们得谈谈。”

Shaw哀嚎一声把头埋进膝盖里:“你有完没完?”

Root丝毫不为所动,端一副共青团委做思想政治工作的亲切面孔,问:“亲爱的,我们为什么决定一起生活?”

答:“因为你有钱。”

“……因为我们相爱,Shaw。而相爱的人之间需要什么?”

Shaw刚张开嘴要说话Root就赶紧自己回答了这个问题:“信任和坦诚。所以告诉我你在想什么,好吗?”

Shaw微微抬头,从下往上挑了她一眼。

她就明白了。

“你还在担心吗,亲爱的?我们早上不是已经解决了这个问题吗?”

“你那不叫解决问题,你那叫……武力镇压。”说起这个Shaw简直满腹牢骚。“从明天开始我就要恢复晨跑的习惯。”

“没这个必要,Sameen,你想要的一切我都会满足你……噢不要跑题,我们在讨论正经事。你究竟在担心什么?”

“你自己知道。”Shaw很烦躁。这么简单的事她自己看不出来吗?和一个走狗众多的邪恶AI对着干,她还嫌自己的人生不够刺激吗?混蛋。“你可以去做程序员、工程师、修电脑、贴膜……世界上那么多事,你他妈为什么非得干这个?”

“Harold他们需要我们的帮助,honey。The Machine……她需要我们的帮助。”Root挪到Shaw身边,轻抚着她的背。

“我们?”

“当然。”Root愉快地笑起来,“你不会让我一个人去冒险的,不是吗?”

Shaw扭着头定定地看了她半晌,接着“噌”地站起来往浴室走去。

“我们好了吗,亲爱的?你不生我气了吗?”Root在她身后喊。

“……不了。”Shaw怒气冲冲地回答她。

“那你为什么还是不高兴?”

Shaw在拍上浴室门之前回身狠狠地瞪了她一眼。

“我他妈生自己的气!”

Shaw憎恨自己的弱点。

所以她恨这个女人。

 

 

 

评论(2)
热度(66)

© D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