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n

 

三次元认识我的各位,请自觉取关,谢谢合作

[Source Code后续]Main Program5

  最后一章,惯例要甜

  今天居然是七夕,单身狗对这种节日真是不敏感,这个刚好就算七夕福利吧哈哈

  然后还有一个小番外我就可以完工了,情节没铺开因为某D要开学了,而且感觉没什么人在看好伤心

最后依然懒得做电梯……

食用愉快~~~~~~

 

---------------------------------------

 

“Samaritan?那是什么?”

“人工智能——说来话长,有机会我找一个更懂的朋友给你们讲。现在我们得走了,他们的人很快会回来的。”Reese走到其中一台电脑前,从上面拔下一个U盘。

“你们就是利用它监视我们的,是吗?能够调用和分析所有摄像头的信号?一台完美编码的超级人工智能?”Root的音调越来越上扬,脸上带着一种让Shaw很不舒服的狂热。她回头有些痴迷地又看了看那些白色机柜:“原来它叫Samaritan。”

“不,它远远不够完美。”Reese有些吃惊地扫了她一眼,“起码它很不谦虚。”

“你知道它?”Shaw问。

“这几天我们小小地较量过几次,可以看出来它有点……年轻。不过要不是这样我还躲不过呢。”女人笑得十分得意。

“别忙着叙旧了,女士们,我们得赶紧炸了这些然后逃出去。”Reese一个人苦命地蹲在那里装炸弹,忍不住觉得这屋里闲人有点多。

“炸了?为什么?”Root大吃一惊。

“一个自封为上帝的AI不值得爱护。而且,它不是唯一的超级人工智能。”Reese解释道,不知道哪一句能阻止这个奇怪的女人突然跳到Samaritan阵营那边去。

“可是……”

这话的信息量挺大,Root一时有点蒙。等到一声巨响之后他们往车库跑着的时候,她沮丧而惋惜地说道:“我们难道不能完善它吗?你就这样炸掉了近在眼前的未来!”

“可惜没能全炸完,这只是Samaritan的一部分。而且我相信你会更喜欢另一台的,Root。”Reese万分警惕地跑着,话说得都不大流畅。

这一路只遇见并解决了寥寥几个人,他感觉很是奇怪,难道Vigilance派出去的几车人还没收到总部出事的消息?然而到了原本应该是车库的一片废墟时,他彻底蒙了。

“额……”

“你刚才没听到爆炸声吗?”Root从后面跟上来,和他一起看着这片废墟。“还有他们开出去那些车,底盘上都有炸弹。”

Reese深感挫败。

“那我们怎么走?”

“我有车啊。”Root惊讶地看了他一眼,Shaw在旁边不给面子地笑起来。

不早说,那你们跟我跑过来干什么……

“好吧。”他选择宽容。

 

“所以你跑来Vigilance就是为了炸服务器?通过在那里潜伏一辈子?”上车坐定之后Shaw问道,她手上有伤,因此Root开车。

“我是来干更精细的活儿的,Shaw。”Reese扬扬手中的U盘,感觉他都已经可以心平气和地面对Shaw的吐槽了。“这个U盘可以通过攻击Samaritan获取数据,然后我的一个朋友可以用来分析它的漏洞。”

“所以你才要我吸引15分钟的火力?”Shaw鄙视地扁扁嘴,“不是我说你,要不是这次刚好碰见我你打算怎么办?”

“这不是刚好,Shaw。我的朋友上个星期说他收到了一条奇怪的短信,在某一天早上的七点四十三分。”Reese终于占了一回上风,得意地眨着眼睛。“我知道在爱荷华追到的会是你。”

这下Shaw彻底明白了。爆炸案那天她在火车上给这个世界的Finch发过一条短信,这么看来Reese的那个朋友——

“Finch。”

车停在某个巷子的拐角,Reese冲车窗外面叫道。

“世界真小。”Shaw嘟囔着,跟着他下了车。

“很高兴见到你,Captain Shaw。”Finch在小眼睛片后面激动地眨着眼睛。“我没想到源代码项目真的创造了奇迹。”

“随便吧。可是你怎么在这里?内利斯离芝加哥十万八千里。”

“噢,我是内利斯空军基地的计算机工程师,是被借调到芝加哥参与这个项目的。”Finch解释说。

“好吧。然后我并不想问你们俩是怎么认识的,这个世界真是玄幻极了。”只有Finch脚下那只大狗相当可爱,现在它已经开始绕着Shaw的腿不断地打转了。

Root作为不可爱的世界的一部分,看见Finch时明显地精神一振:“你就是大个子说的那个‘朋友’吗?真的还有另一台人工智能?”

“是的,Ms. Groves。”Finch微笑着点头,在她说“大个子”时强忍住了往旁边看一眼的冲动。

Root对他叫出自己的名字很是惊讶,紧接着又立刻觉得理所当然而更加兴奋了:“叫我Root就好。它叫什么名字?”

“没有名字。”Finch仍然缓缓地说着,脸上的表情温和又睿智。“我只是叫它‘The Machine’。”

 

Root和Finch聊完从屋里钻出来的时候已经很晚了,Finch就请她们在客房留宿一宿。奇怪的是,Reese也没走。

好吧,不奇怪。

Shaw也没力气奇怪了,她都倒在床边睡了好几觉Root才进来,还精神得就像刚起床一样。

“泥萌——啊呜——”她的小腿挂在床边上,鞋也没脱就那样躺着,看见Root进来用双肘支起上身,合着这个哈欠更显得睡意迷蒙。“你们可真能说。”

“怎么,你等饿了吗,亲爱的?”Root在她身边坐下来,手欠地去摸老虎的肚皮,不出所料被一把拍走。

“我都吃了两顿饭了。”Shaw的哈欠一起头,简直根本停不下来。“鬼才等你。”

“那你一定是世界上最性感的鬼了,honey。”Root从上到下地扫视着她,Shaw感觉自己都要被这眼神扒光了。

“少来这套,Root。”她无语地笑起来,“我听过的甜言蜜语没有一车也有一箱了。”

“真的?他们都怎么说?”Root趴到她脸旁支起下巴数着她又黑又密的睫毛,一根,两根……嗯,无数根。

“忘记了。”又一个长而又长的哈欠过后,Shaw极其敷衍地说道,双眼微眯着似乎随时都能再次睡过去。

但她却没有睡着。身边安静了一会儿后她奇怪地睁开眼,Root原本就不小的一双眼睛就高像素大倍数地出现在她鼻子尖上,吓得她心里“咯噔”一声。

“……你打算吓死我吗?”Shaw拍着胸口,恨不能把眼珠翻出眼眶去。

Root却始终异常沉静并若有所思地看着她,难得正经地开口:“今天在那里我说对你一见钟情,你问我是不是真的……”

Shaw的表情缓慢地镇定下来。

“然后呢?”

“然后……我不想对你说谎,不是。但我真的爱你,Sameen,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发誓。”

她有点慌。

“我知道。”她爱的人却忽然温和地笑起来,她看见冰山融化在她的眼角、眉尖、嘴唇的每一点弧度,缓缓流淌成一汪净水。“我知道。”

Root倒一下子委屈起来,咬着唇把脸埋进她的颈窝里。Shaw笑着微微偏头,不知道是要躲还是不躲。

她觉得十分舒心,因为这就是她最想要的答案。那么多世界里有那么多Root,只有这一个爱上她了,她觉得挺好。她觉得好极了。

 

清晨。

Root睁眼的时候,先看见的是一只手,一只骨节分明的、布满细小划伤的手,而与之相连的手臂环在她肩上。她屏住呼吸,尽量轻地转过身:还好,Shaw没察觉她的动静。她看着她,她挺翘的鼻尖,她抿着的嘴唇,她洒在枕上的黑发,天知道——天知道她究竟多想念这个怀抱,想念到她几乎想叫起这个女人,让她再抱紧些。多年以来她总以为世界是穷山恶水,可如今她有车马了,就是和Shaw一起躺着的这张床;她也有舟桨了,就是Shaw拥着她的这双手臂。不知道为什么,看着这个女人她就忘记了自己不相信爱情这回事——或许从遇见Shaw开始,她就不该再追问因果。她模糊地想着,几乎又有些睡意朦胧。世界从未如此时一般叫人安心,这一刻欲望忽然渺小如一粒沙尘,而爱,则广大如一片海子的浩瀚。

“看够了么?”应当还在梦中的女人忽然出声了,同时睁开眼睛看着她。她的眸子那么深。

Root怔了怔。每一次她都想把Shaw的声音录下来——她以前从不知道世上有人的声音可以这么好听,从不知道。

“你醒了?”

“比你醒得早。”Shaw说着打了个哈欠,把左臂从Root身上拿开,躺平身体。“醒了就安静了,睡着了就一直动,真要命。”

“额……”Root跟着往那边缩了缩。Shaw的胳膊一离开她就觉着冷,这才是真要命。“你没睡好么?”

Shaw忽然笑起来,笑声里还带着不完全清醒的懒懒散散:“那有什么办法,我难道还能把你从窗户丢出去?”

“就知道你不舍得。”Root闻言得意地笑起来,前一天夜里惶恐的小模样一点也不见了。她自作主张地把Shaw的左臂捞过来重新圈在身上,再往她怀里使劲蜷了蜷。

“喂……”Shaw无奈地看着她这一系列动作,很想问她:你比我高你记得吗?但她最终什么也没说,女人在她怀里合上双眼的瞬间,世界好像为她们拉上了厚重窗帘,天地间忽然昏沉如梦。

“Sameen……”梦里也总有这么一个声音在叫她,甜腻的、倔强的、不省心的。

“……What?”而她总是会应答。

“说句爱我来听听?”

“你又发什么疯?”她睁开眼睛,皱起眉头,试图无视那个疯女人的眼神。“不。”

“噢,亲爱的……”Root在她双臂间像条大虫子似的扭来扭去,用额头贴着她的脸颊,蹭。“但你确实爱我吧?是吗?是吗?”

“我预感到我马上就要后悔了。”Shaw忍不住笑起来,凑过去用几乎抹不平的唇角吻了她的眼睛。极轻的一个吻。

但那双眼睛在她退开的时候立刻就又睁开了,而它们的主人仍然不依不饶地问道:“Is that a YES?”

“噢……”Shaw无奈地用手蒙住眼睛。这个女人永远不知道什么叫适可而止。她可不想把一早上都浪费在这种问题上。

“It’s an ABSOLUTELY.”

 

 

 

评论(5)
热度(36)

© D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