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n

 

三次元认识我的各位,请自觉取关,谢谢合作

Source Code后续之一

小天使们成功地鼓动起我了呢……(你们怎么知道我闲呢)

如题,这一篇是Source Code的后续事件,但叫番外什么的又不大合适,因此我打算给它起个名字叫做Main Program,各位觉得怎么样?

Source Code戳这里

 

和之前一样,黑体字是锤锤的心理活动

以下正文,食用愉快~~~~~~~

 

 

-------------------------------------------------------

 

“你没对我说实话。”极低极低的说话声,陈述句。Shaw始终低头擦着枪,那样子简直让人怀疑自己的耳朵刚才出现了幻觉。

“你仍然可以走,honey。永远都不迟。”屋子里唯一的另外一个人接口道。她们现在在一个小旅店的房间里,Shaw坐在门边,而Root把自己摆成一个十字架形仰面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

没人说话。回答她的是响亮而干脆的“咔哒”一声——那是子弹被推入枪膛的声音。

 

 

二十二小时之前。

Root拉着Shaw倚在门边的墙上索吻时,Mr. Nolan和格鲁克林站那位司机先生正面对面坐着,警车呜呜地从酒店的走廊外面驶过。

“死里逃生,huh?”Shaw在Root的唇间说道,同时迅速地看了一眼她垂暝着的双目。

“噢,你真懂我,亲爱的。”她们都在Shaw的风衣里裹着,Root的手臂只隔着一件针织衫缠在她的腰上,因此当她故意缓缓地将它们抽出来时,所有身体相接触的地方都传来了来自另一个人的战栗。

Root满意地笑起来,双手顺着腰线滑上女人的胸前,然后在她猛然一窒的呼吸里脱身离开,手指间夹着刚从她上衣口袋里摸出来的房卡。

“进门呀,亲爱的,我们付了房费呢。”

她隔着一步远站着,握着门把对Shaw眨了一下眼睛,露出恶魔般的小虎牙来,Shaw确信自己看到她的舌尖在上面打了一个转。

芝加哥的春天真他妈的热。

她往前跨了一步,两手准确地卡住Root的腰,半合着的门在Root肩膀的撞击下“吱呀”一声转开,相缠的两人以重叠之势向下坠落。

被失重感抓住的半秒钟里,Shaw在空中用力地翻了个身——有时候,她的行动总是快于大脑。她听到后脑勺传出一声闷响,痛感迟迟才来。Root卧在她身上,看着她,口中是沉默,连眼中也是沉默。

Shaw爱她,她们彼此心知肚明。

而Shaw宁愿她说些什么。

她垂下眼眸,蓦地又是一个翻身,Root的脑袋于是也敲上没铺地毯的地面,猝不及防地吸了口气。她的眼中终于多了其他的东西,而Shaw却不再看她,只是吮吸着她的下颌,双手蜷在身前摸索着解开她的纽扣。她噙住她的皮肤,用被经年的战争与寂静磨得锋利的牙齿,用品尝过全世界尘土与汗水的舌尖。像一只狼,她在她猎物的颈上擦亮她的利刃,极其缓慢。Root用一条腿缠住她的,急急喘息,想结束她的等待,想催促她的攻击,想知道自己的血肉在她口中迸溅的时候,是何滋味。

你可以忘记。Shaw的手掌在两人身体的夹缝里往下游移,Root胸腹的剧烈起伏使它的行进时而舒缓时而艰难。而世上的事没那么多因果,不像这个。你应该忘记。她用膝盖抵在女人的两腿之间,恶意地向前用力。Root波动如潮水。而她,她将处理这场性/事如同一次任务,在开始的时候即有终止的祭奠。这理应是一场末日的狂欢。她将手指猛然刺入Root的身体,在女人像是啜泣一般的细细喘息里微微失神。有不属于她的在缓缓流逝,而她忽然不知自己为何来此。或者,只是赴一场约?

 

“我亲口告诉了你所有的秘密,然后呢,Sam?”Root伏在雪白的床褥之间,用手绕着Shaw额前的碎发,提起她们中断的话题。

“然后我破坏了你的阴谋,三次。”Shaw有意想要显得冷漠,但她气还没喘匀,那个女人趴了没两秒钟就马不停蹄开始聊天的行为也是让她十分服气。

“包括这次么?”调笑溢满那张脸上的每个角落:唇上鬓边,眉梢眼角。

“包括这次。”Shaw终于肯把目光从天花板上移向Root,一秒钟,又转回来。

那个不消停的女人手脚并用地爬过来伏在Shaw身上,强行把自己的脸插入Shaw的视线与天花板之间,两手捧着她的脸颊:“墙上有颜如玉吗,亲爱的?”

Shaw讨厌她故作天真烂漫的样子,因为那个时候心中升起的无力感排山倒海,让她感觉即将被淹没。而她讨厌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

“你想要说话还是不说话?”她盯住女人放大的脸,眯起眼睛,于是Root知道她一点也不累。

“噢,我早就知道你是最棒的。”Root噗嗤一声笑起来,低下头放肆地咬住女人的嘴唇,直到感觉自己的身体燥热起来,蠢蠢欲动。“但现在已经晚上了,你不饿吗,Shaw?”

她有时候享受这种自虐式的快感。

 

她们坐在一间小小的快餐店里,窗外不知何时下起细雨。等待煎饼的间隙里,她们保持安静。

“你该看看芝加哥的天空,Shaw,如果明天不下雨的话。”

Shaw觉得Root有点没话找话,这让她既尴尬,又不忍心始终沉默以对。

“我只见过纽约的天空,还有阿富汗。”她有些生硬地开口,却忽然有了说话的欲望。“阿富汗的天空,总是灰白色的;不管什么季节,不管什么颜色,看起来都是灰白的。”

“Tell me more about u。”Root难得沉静地看着她,语调温柔。

但是Shaw总能看破她的企图。

“这是一种验证吗,骗子小姐?”

“但现在你确认了真实的我呀。”Root不理会她的讽刺,眨眨眼睛着说道,“你得说点什么呀,亲爱的。你的故事这么离奇,我已经迫不及待要相信你了呢。”

服务员端着盘子走出来,而她们是这里唯一的客人。

“你爱信不信。”Shaw只想填饱肚子,大睡一觉,明天再去想明天的去处。但她忽然听到一个声响,极轻极轻,而对面坐着那傻女人还张着嘴想要说些什么。Shaw一把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推靠到沙发背上去,一颗子弹紧接着穿过Root面前的桌面。

“躲开!”

但Root偏偏不听她的话,一下子从座位上跳起来,手却在腰间摸了个空。Shit!电击枪还放在房间里。Shaw从火车上弄来的枪也不知道被Root扔在了酒店房间的哪个角落,她从侧面一脚踹上那个服务员的膝盖,盘子的碎裂声和年轻男人的呼痛声中Root迅速弯腰掀起他的帽子,片刻后抓着掉在地上的手枪脸色煞白地站起来。

“怎么了?”Shaw被她的惊慌失措弄得有点发毛——不游刃有余的Root,她哪里见过。

这时餐馆的窗外忽然闪过几道黑影,两人对视一眼,拔腿就往后厨跑去。后厨有埋伏,这是必然的,但总好过堂而皇之地站在有巨大落地窗的餐馆或者跑到黑漆漆的街上,那简直分分钟会被狙击手击毙。

“这他妈到底怎么回事?”Shaw低头躲着从门外射来的子弹,大声冲Root吼着。她不明白这两天为什么总是处于摸不清楚情况的状态。她恨这种状态。路过柜台时Shaw顺手拿过一把餐刀往前一挥,刀尖插进厨房里某个人的手背,一把步枪掉在地上,火力减弱一秒,两人得以溜地滚进一列碗柜之后。

“不知道。”Root靠着碗柜蹲在那里,耸耸肩。

“那你最好抓紧时间想一想。”Shaw狠狠剜她一眼,转头可惜地看着远处那把步枪。“枪给我。”

“不。”Root反而把手枪往另一侧藏了藏。

“我说你到底什么情况?这帮人是来杀你的,我在帮你,然后你还防我?!”Shaw扭头瞪着她。这女人的思维简直令人难以置信。

“那你出去好了。”厨房里的灯被打坏了,周围又黑又吵,Shaw弄不清Root是不是在赌气。“出去告诉他们你跟他们是一伙的,里面那个女人孤身一人连武器也没有,然后他们就会放过你让你回家睡大觉去了。”

好的,她果然在赌气。

“FINE,你要拿就拿着好了。”Shaw简直想仰天长啸,她究竟是怎么从千万人之中挑出这么一个猪队友的?“那你负责杀出重围吧女侠,我是不是可以只跟在你后面为你鼓掌了?”

Root不吭气了。她探出头去朝黑暗里放了一枪,随即有一声惨叫传来。

“得意什么?就算你一枪打死十个人子弹都不一定够用。”女人扬起眉毛和嘴角的样子让Shaw嗤之以鼻。“看见那桶油了吗?手别抖,笨蛋。”

“你才手抖。”这时对方发现她们似乎没有武器,已经停下了扫射往这边包围过来。Root仔细瞄准着油桶,百忙之中回了句嘴。

“砰”!桶壁被子弹穿了个洞,黏糊糊的油迅速流了出来。

缩小着的包围圈在这声枪响后停顿了一下,发现对方再无后续动作后才开始继续行进。几步之后那个角落里又是“砰”的一声,仍旧没人受伤,但这次子弹似乎是敲击在什么金属物品上,溅起的火花在他们身前竟迅速撩起大火,眼看就要顺着漏出来的油烧到一个油桶那里去了。

“快撤!”

“轰——”

一个点燃的油桶效果堪比小型燃烧弹,小小的厨房里霎时间鸡飞狗跳,哀鸿遍野。

 

“两个人,一把枪,三颗子弹。”Root把弹夹拔出来数了数,自嘲似的说道,“真是好极了。”

这会儿她们正靠在一条漆黑的小巷子的墙边,经过翻窗户爬栏杆和一通狂奔,两人都是气喘吁吁,尤其是Shaw,在一边感觉自己快把肺都喘出来了。普通人的身体素质太令人难忘了,她发誓过了这事一定要把自己所有的肌肉都锻炼回来。每一块。

“你还行吗,‘Shaw’?Root故意咬着重音问道。

Shaw朝她翻个大白眼,努力平静着自己的呼吸:“这不是我的身体,麻烦你记住。”

“也许吧。”Root撇撇嘴。“现在你可以离开了,亲爱的,趁他们还没找到这里来。”

“你说真的?”Shaw眯起眼睛,借着巷口射进来的微光仔细地观察着女人的脸。Root的表情认真极了,那是一种由理智、冷漠和理所当然组成的认真。Shaw忽然有一瞬间的失重感,她不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大半夜的把我一个人身无分文地撇在这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还下着雨?”她开口了,嗓音又干又涩,而她努力想要克服这一点。“想都别想。”

Root把弹夹推回去,不再说话。她或许对Shaw怀有欲望,但这个女人为她背弃立场,赤手空拳地重新跳入险恶世间。有些东西无以为报。她们彼此心知肚明,她们选择绝口不提。

“我们需要武器和补给。”Root伸出手试了试渐小的雨。“而我的公寓大概是回不去了。走吧,希望那个仓库还没被发现。”

 

这是一个很小的地下仓库——或者说,只是一间小小的地下室,各式枪械、刀具和弹药被分门别类地收拾在架子上和冷冻柜里。Shaw站在门口四下溜了一眼,整个屋子的景象尽收眼底。

“树大招风啊,亲爱的。”Root从柜子顶端取出两把手枪塞进后腰里,一边转身直面Shaw鄙视的眼神。“最起码我花大力气整顿了通风系统,这些宝贝们可没有受潮。”

Shaw撇撇嘴,老实不客气地在自己身上所有能塞的地方塞满了枪和手雷,又踮脚摘下墙上的唯一的一把Remington 700PSS1——她对这一个系列太熟悉了,这些年在美国陆军服役时他们使用的就是雷明顿的M24。她没想到Root这里居然还有这么一个大家伙,握上枪把的一刹那,仿佛回归故里。

“U are welcome。”Root从柜子底下拉出一大堆线和一个笔记本电脑,撇一眼她陶醉的神情说道。

“现在我们干嘛?”Shaw不搭理她,摸摸肚子四下里望着,想起刚才碎了一地的那块煎饼。那个服务员就不能等她们吃完了再开枪吗?“你这里连一个多余的凳子也没有。”

“你饿了吗,Shaw?”Root显然注意到了她的动作。

“你说呢?”

“真遗憾,因为这里没有吃的,honey。”棕发女人一脸真诚的抱歉。

那你问什么?Shaw怒视着她,如果目光有温度的话,她的眼神现在已经把这一屋子枪支弹药弄炸了。

“所以你说的‘补给’指的是什么?”

“信息啊。”Root涂着黑色指甲油的手指在键盘上翻飞着,不知为什么Shaw觉得像十根火柴棍。“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这可比武器重要多了,亲爱的。”

“好吧。那你知道他们是谁了?”

Root背对着她沉默了一会儿,正当Shaw以为她没听见的时候,她出声了:“我的雇主。”

“你怎么知道的?”

“刚才那个服务员小伙子,”Root说道,似乎全然不在意揭露自己刚才在餐馆里说的谎话,“我认识他。”

“Great。”Shaw发现和这女人在一起她简直忍不住自己的白眼。“让你把人家下一步的行动信息随便往外漏,该。”

“虽然很不想说起这一点,但我不得不提醒你,要不是你报警事情也不会走到这一步,亲爱的。”

“没办法。”Shaw耸耸肩,“我是军人,记得吗?”

“曾经的。”

“好吧,曾经的。”Shaw有些泄气地承认道。那些占据她全部生活的训练、轰炸和鲜血消失之后,她反而有些不大适应。

“我只是奇怪他们是怎么知道是我泄漏的信息,按理说他们甚至都不应该知道我知道这些。”Root的沉吟打断了她的沮丧。

“而你只告诉了我一个人,”Shaw闻言饶有兴趣地笑起来,手指爬上靠在身侧的狙击步枪。“按理说现在应该怀疑我了,不是吗?”

 

-------------------------------------------------------------------

注1:Remington 700PSS就是509里根总用的那把“整个街区最大的枪”,是雷明顿公司在1962年推出的700步枪基础上开发出的警用型狙击步枪。

 

做个调查:各位觉得阿根的雇主是谁好?我在想是一个像“时刻警惕”那样的民间武装团体还是像“北极光”一样见不得光的政府项目(还有我每章的字数是不是太多了)

 

 

评论(5)
热度(31)

© D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