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n

 

三次元认识我的各位,请自觉取关,谢谢合作

Source Code 5

话说,没有人发现上一章锤锤对褶子怪隐瞒了所有关于阿根的信息吗?连引爆方式也说不知道(怎么才能把这种情节写得明显一点我不会啊……)这是一个我心目中的暖锤啊!这是一个又暖又苏口嫌体正直的锤啊!!

 

 

一如既往地食用愉快~~~

 

电梯间:

      

 

 ---------------------------------------------------

Shaw对Greer尚存的一点希望在她看到Finch表情复杂地走到镜头前时破灭了。“看来我高估你们了,是吗?”她冷笑着。

Finch张张嘴,欲言又止,看上去既尴尬又难过,好一会儿之后才支支吾吾地说道:“对不起,Captain,或许……”

“你们是错的,Finch。”Shaw冷漠地打断了他的话,“我救过他们,事实上,两次。什么不良后果也没有,不是吗?”

“额,或许如此,毕竟现在这只是推论……但是,Captain,源代码世界有无穷多个,你救不过来的,何必执着呢?”

“你又怎么知道你生活的这个才是你们所谓的‘真实世界’,而执着于这里人们的生命呢?”

Finch哑口无言。他想,也许她是对的。

“你养过宠物吗,Finch?”Shaw忽然跳到了另一个话题,这句话让Finch想起了家里的那条马犬。但Shaw没等Finch接话就自顾自地说了下去:“如果你有一只小狗,一只特别顽劣的小狗,你大概会觉得,教育它是你的责任。

“所以,Finch,我需要再回去一次。”

Finch糊涂了,但他又好像隐隐约约有些明白Shaw的话。他为难地说道:“可是,Greer长官给我的命令是……”

“所以我没在指望他,我在指望你,Finch。帮帮忙。”

Finch下意识地四下看了看:同事们都出去庆祝了,而Greer正在他的办公室里打电话,此刻没人知道这里正在发生什么。他看着面前的屏幕,犹豫着。

“你知道,我在上一次行动中验证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我可以救下列车上的人,第二件,”Shaw再接再厉地企图说服他,“我可以当做礼物送给你,以便此后你向Greer交差——如果你能帮我一把的话。”

小个子男人察觉到自己越发强烈的动摇,深吸了一口气负隅顽抗道:“请小心,Captain Shaw,你在鼓励我公然违抗长官的命令。”他的潜台词是:我也是个军人。

“是的。”Shaw却坦然地承认了这一点,“你会吗?”

良久。Shaw觉得这是她生命中最漫长的十几秒。她讨厌自己的命运掌握在别人手中。没有任何必胜的把握,她知道,即使她有信息作为筹码,他们仍有可能在最后一刻反悔。此时此刻,与其说是她选择相信Finch,不如说是她没有其他的选择。

在这片难熬的寂静里,Finch终于叹了一口气:“好吧,我会送你回去,然后在八分钟结束时断开你的维生系统,这样你将永远留在那一个源代码世界。祝你好运,Captain。”

他们达成了交易。Shaw告诉他了最后一句话,而Finch敲下了回车。

 

 

Beleaguered Castle* NO.8

在按照上次的流程拆完炸弹之后和去找Nolan的麻烦之前的间隙里,Shaw跑到保卫室弄出了那把枪——和Root那个女人打交道,采取什么样的保险措施都不为过。

于是这一次的Nolan幸运地避免了做一个对盐罐屈服的傻瓜,因为当他被拷在扶手上时,面对的是一个货真价实的、黑洞洞的枪口。

“老实待在这里,炸弹客,一会儿会有人来照顾你的。”那个女人说着,摸出他的手机按了两下,似乎是发了个短信。

“嘿!”Mr. Nolan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想挣扎一下,“你凭什么说我是炸弹客?我是个安分守己的美国公民!”

已经站起来准备走人的Shaw转过身来,轻蔑地笑了一声:“演戏你不够格,先生,编故事也是。如果你想问我是怎么知道是你的,答案是排除法。”

这次她头也不回地往回走去,在走近一个警卫的时候大大方方地冲他打了个招呼:“嘿,伙计,我是便衣警察。车厢连接处那里有一个罪犯,他安装的炸弹就在相邻的洗手间的通风管里……别紧张,危险已经解除了,而且你的手铐现在就在他手腕上。快去吧伙计,你有一整个世界要拯救呢。”

警卫被这一连串的信息弄得有些懵,紧张兮兮又傻乎乎地问道:“那你呢?”

“我?”Shaw越过他向前走去,嘴角勾起越来越明显的笑容——她已经看到Root了。“我有一整个世界观需要拯救啊。”

 

 

美国空军内利斯基地。

按下回车键后Finch对着屏幕怔怔地坐了一会儿,看着右上角的倒计时由“08:00”变成了“06:00”。时间差不多了,他想。他起身慢慢地走到房间另一头的无菌室那里,花了一分多钟仔细地进行了全身消毒。没人看见他,Finch稍微松了一口气,接着他打开无菌室的电子门,透过保护箱的玻璃可以看到Captain Sameen Shaw静静地在那里躺着,身体完好,呼吸平稳,同一个睡着了的健康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看上去更健康些——如果忽略她身上连接的那些仪器的话。Finch想着Shaw刚才的话,忽然有些迷茫了起来。也许他不该为她难过,他想,也许他们的源代码实验真的创造了平行世界,而Shaw得以在那里延续她的生命,去过她想要的生活,或许还能遇见那个世界的自己——于是他微笑起来,嘴角在脸上勾起一个小小的弧度。

此时Greer的办公室里忽然想起了急促的敲门声。

“报告!Sir,Captain Finch独自启动了源代码程序,并且进入了无菌室!”

“他要干什么?”

“看样子是想要停止一号维生系统,Sir。”

Greer从办公桌旁回过身来,面色阴沉:“什么时候的事?快,叫婷婷过来!”

“不知道,Sir!是,Sir!”那个下属敬了个礼跑走了。

Greer在他走后紧接着就出了办公室,绕过无数的试验台和办公桌匆匆往无菌室走去。在走廊上他遇见了同样朝无菌室赶去的Martine——这是他最得力的下属,总是知道他需要她做什么。

“我来了,Sir。”

“嗯。”Greer稍微定了定心,问道:“有什么方法可以阻止他?我记得有一个远程强行终止程序。”

“那是Captain Finch主持研发的,Sir。”Martine同样语速飞快,“他在进入无菌室前就已经断开了保护箱所有的远程连接,并且锁上了电子门。现在我们只能通过管理员密码进入无菌室来使系统停止。”

“我们还有多长时间?”

Martine敏锐地听出了她的长官正处于盛怒状态,于是越发恭谨地答道:“大概一分钟,Sir,只有在这之前终止程序我们才可以召回一号对象。”

他们加快了步伐。终于到达无菌室门口,隔着玻璃墙Greer能看到站在那里发呆的Finch。

“Finch!你在干什么?!打开门,快点!”他几乎忘记了这墙是隔音的,一边大声喊着,一边急匆匆地穿过消毒室。

门外的骚乱引起了Finch的注意,他的心剧烈地跳起来,低头看了一眼保护箱上的倒计时:三十六秒。

“Sir……”Martine有些犹豫地指了指消毒设备,“我们不需要消毒吗?这样可能会引起一号对象感染……”

“她该为此受到一点惩罚。别管那些,”Greer冷酷地催促道:“密码!”

二十一秒。

快点,快点。Finch不安地小范围踱着步,无用地在心里催促着慢腾腾的倒计时。他看到马婷婷已经开始在密码盘上操作了,而他不知道自己的加密能够拖延多久。

“他还加了密?混蛋!”盛怒的Greer抛弃了一贯温文尔雅的形象,“多长时间能打开门?”

“我需要二十秒,Sir。”

“Make it ten。”

还剩十三秒。

一滴冷汗从Finch额上冒了出来,他把手放在那个红色的按钮上:只要在倒计时归零时按下这个按钮,Captain Shaw就自由了。

“还没好吗?快点,加快速度!”

Martine满头大汗地在密码盘上按着,连回答的时间都没有。Finch一会儿应该挺惨的,而如果她没能及时打开门进去阻止他,下场大概也好不到哪去。

三秒钟。

Finch全身都在颤抖。天哪,马婷婷站起来了,门上的指示灯同时开始闪烁,电子门缓缓滑向一侧,Greer的怒斥声一下子不受阻碍地灌满了整间无菌室。

“停下,立刻!”Greer挤进还没完全打开的电子门。

两秒钟。只需要再等两秒钟。

马婷婷的手按到了腰上,Finch相信必要时她会毫不犹豫地掏出抢来将他击毙,即使他们是共事多年的战友。此刻他们之间的距离只有几米远,而中间甚至没有一个障碍物。

他死死地盯着计时器的显示屏。马婷婷快步向他冲来。

倒计时由“00:01”变成了“00:00”。

 

 

Shaw有些想不通自己的行为。这非常不像她。作为一个军人她放弃了报效祖国,欺骗甚至要挟了长官,而她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也许是为了以后可以从源头上杜绝一部分犯罪行为。她想。

Shaw往座位上走去,Root坐在那里,似乎是无意识地看着窗外温柔地微笑着,没人会怀疑她不是那个出色的心理医生Caroline Turing——但在Shaw看来,她就是Root;不管她是用谁的脸在笑着,Shaw知道在那底下,她就是Root。

车渐渐停下了。Shaw在她对面坐下。

“我想我可能稍微有点儿晕车,需要下车去走走。你也来吗,Ms. Shahi?”不知道为什么,Root有些不大愿意这个女人为那些坏代码陪葬。不知道为什么。

“噢,Ms. Turing。”Shaw叹息似的说了一声,笑着。如果说在这烦死人的不断重复中她找到了什么乐趣的话,那一定是看着Root一本正经地玩着角色扮演。知道面前无可挑剔的淑女拥有着一颗疯子的心,这个事实让Shaw的血都要烧起来了。

Root的心扑通扑通跳得厉害。也许是因为对面的女人与她的偶像Sameen Shaw有些相似的面部轮廓,也许是因为她们一模一样的眼神。噢,Root他妈的简直想扑上去咬她的眼睛和嘴唇,把两条长腿缠在她的腰上,把自己狠狠地揉进她的血肉里去——从她那样危险地看着她的第一眼起。Root不动声色地在那里坐着,那些疯狂的念头在她脑海里难以控制地转来转去。

她们对视着。Root简直忘记了她需要抓紧时间下车去,直到Shaw抓着她的手腕站起来,拉着晕晕乎乎的她往车门走去。

 

 

Greer带着Martine和一群下属冲到Finch时,保护箱上的指示灯正在渐次熄灭,而小个子男人带着满头大汗静静地站在那里,毫不反抗地任由两个人一左一右地把自己扭住。

“我相信你已经考虑过后果了,Captain Finch。”Greer盯着Finch,脸上的皱纹显得更深了。

“Captain Shaw用一个信息来跟我交换,Sir,我不能再一次辜负她的信任。”

“因此你宁愿辜负我的信任,是吗?”他的长官冷静地问道,“什么信息?”

Finch开口了,用一种视死如归的语气:“她说我们可以节省下我们的时间了,因为从‘May’这个名字上不会查出任何有用的东西,Sir。”

 

 

Root跟着Shaw朝前走去,穿过周围的一切嘈杂和喧嚣。她纤细得可怜的手腕被她握着,那热度几乎要烫伤她的皮肤。也许下车以后可以找个地方谈谈人生什么的。Root想。但是她们提前拐了弯,Shaw在路过车门前面的一个小休息室时一把把她拽了进去,Root知道的下一件事就是她正靠在一面不知道沾着多少细菌的墙上,有一个人正在咬她的嘴唇。

她的呼吸迅速紊乱起来,身体僵硬。她无声地躲闪着,轻轻咬着牙关,有些抗拒地推了推身前的人的肩膀。于是Shaw放开了她的双唇,把头靠在她的颈侧,只有两手还坚定地扶在她的腰上。Root听见女人在她颈窝里低低地笑了一会儿,那涌动的气流快把她最后一点理智都撩没了。

该死,还有一分钟就要爆炸了,而她们竟然还在车上。Root迷迷糊糊地觉得,这次可能有点玩脱了。

“我说,如果生命只剩下最后一分钟,你就打算这么假惺惺地吻我吗,”她听见小个子女人说话了。“Root?”

天哪。Root不知道接下来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但这句话在揭示事情真相的同时似乎点燃了她,她一下子搂住Shaw的肩膀找到她的嘴唇,像自己想过的一样疯狂地吮吸着她的舌头,直到两个人的唇舌都开始发麻。她的手拼命地搂着Shaw的肩背,感觉到女人被她勒得都有些喘不过来气,但两双手臂就是不受控制。它们停不下来。——Root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唯一的解释是她可能已经彻底的疯了,而面前这个用尖利的犬齿赐给她快乐和疼痛的女人是世上唯一的药。为什么不能把她咬碎、吞进肚子里去呢?Root模糊地想着。一想到正是这个女人搅了她精心布置的局,她简直兴奋得腿都软了。

车门关上了。

Shaw气喘吁吁地离开Root,用额头抵住她的,看了一眼手表。

“十秒钟。”她说。

九。

八。

“哦亲爱的,你嗓子都哑了。”Root吃吃地笑起来。她用两只手臂攀着Shaw的脖子,整个人都挂在她身上。

七。

六。

五。

四。

“你就不怕这车上还有什么你没发现的小礼物吗,Sherlock?要知道,我可是个疯子呢。”

三。

二。

“Try me。”

一。

零。

 

“我还不知道你真正的名字呢,sweetie。”

“准备好听一个故事了吗?”

 

-FIN-

 

 

-----------------------------------------------------------------

完结撒花!

在这里要感谢大家,某D知道自己写的不好,谢谢那些一直在看的小天使们,你们是我每天打五千字的动力。

这篇AU其实比想象中稍微长了那么一点,不小心写着写着脑洞就有点收不住,感觉还满可以再往下写,不过先这样吧嘿嘿,因为某D要养伤去了(为什么没有人告诉我打耳洞好疼啊呜呜呜……)

 

评论(16)
热度(34)

© D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