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n

 

三次元认识我的各位,请自觉取关,谢谢合作

Source Code 4

在本章之前我想先说明一下我对阿根的看法:在我心中阿根是一个邪魅狷狂酷炫吊炸天的奇女子,虽然正剧里弱化了她是杀手这件事的负面意义,但她实际上确实曾经杀过不少人,是一个一般意义上的“坏人”。某D作为根总的纯·迷妹,几乎从0113她的背影开始就掉入深坑,首先就是因为这个女人身上的邪气叫人欲罢不能。但是我深深地爱她更因为她虽然曾经伤及无辜,但始终良心未泯,在宅总、TM和锤锤的感化和温暖下懂得了珍惜生命,(甚至为信念做出了最大的牺牲)。

以上这段话其实是个预警,有些根厨可能会觉得本章里根妹有些滥杀无辜,从而引起不适,所以请谨慎食用。

已经看过预警的同学,食用愉快~~~

 

电梯间:

             

 

-------------------------------------------------------------- 

 

好吧,Shaw明白了。但这样一来,就出现了另一个问题——一个不能用正常逻辑来理解的问题。Shaw很遗憾地不具备神经病的脑回路,因此她打算咨询一下面前这个资深患者。

“所以,你到底为什么要上这辆列车?”

“来体验一下死里逃生的刺激啊。”Root理所当然地回答道,脸上的表情几乎让Shaw觉得自己真的智商堪忧。“顺便监督一下我的员工。而且,人家刚好有一个身份需要摆脱呢。这个回答你还满意么,亲爱的?”

可以,这很Root太过甜腻的语气让Shaw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不过,好吧,第三条理由还勉强可以接受。

等等。Shaw忽然想起忘记了一件重要的事,几乎一下子惊出了一身冷汗:“停了它,那个炸弹,快点!”

Root耸耸肩,顺从地掏出手机,飞快地胡乱按了两下。

“Done。”

暗暗如释重负的Shaw点点头,两人都知道这意味着盘问重新开始。

 “我们说到……好吧,为什么要炸火车?”

“噢,你得相信我,亲爱的,我并不喜欢杀人。但是,你看他们。”Root收敛起笑容真诚地说着,这让Shaw相信她说的是实话。她转身朝安静地停着的列车摆了一下手:“家暴的丈夫,偷情的妻子,偷税漏税的市民,知法犯法的律师,作弊的大学生,为金钱放弃自己人格的可怜虫,连老人都能下得去手的小偷……这个世界坏透了,亲爱的。人类,每一个人都是腐蚀着系统的蛀虫,是上帝的败笔。没有人是无辜的。Bad code,你懂吗?”

“所以你就成为了救世主,出来拯救世界吗?”

Root忽然大笑起来,上气不接下气:“你……哈哈……你太可爱了,亲爱的。不,我还没有变态到那种地步,我只是没有什么道德感罢了。”

而Shaw一脸严肃地看着她,直到她笑够了自己停止。

“好吧,这辆列车的后几节车厢里有几乎一整个黑帮团伙,你知道吗?而且那辆货车,你以为上面运送的是什么有益的国家物资吗?恰恰相反!它们会使更多人陷入水深火热。人类是bad code,不管杀人的还是被杀的都是。而我,我只是被委托来做这件事而已。”棕发女人无辜地耸耸肩。“Somebody paid me。”

“那封邮件呢?”Shaw不会承认的是,听到女人并不是一切的罪魁祸首让她大大地松了一口气。她放弃了和Root讲道理,只是专注于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毕竟,除了刚才她并没有看见Root哪怕碰一下任何电子设备。

“你的问题可真多。”Root像在面对着自己纠缠不休的恋人一样夸张地叹了口气——事实上,在外人看来她俩可能就是一对争执着“说你昨天晚上为什么要接王二丫的电话”这种问题的小情人。“如果你说的是那封我不应该知道的邮件的话,那不是我发的。”

小个子女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一些:“所以你是说,邮件和它里面的内容跟你毫无关系,而你只是通过自己的方式提前看到了它,是吗?“

“你真棒亲爱的,”挤眼睛,“我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

“那么,发邮件的是你的雇主喽?”

“暂时的。”Root纠正道。

“好吧。然后或许你碰巧知道它提前的时间为什么是三分钟?”

这下Root看着Shaw的眼神更有深意了:“是的,而我更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

沉默。

“好吧,没关系,亲爱的,我会自己找出答案的。而且,这样更有趣,不是吗?”Root毫不在意地笑起来。“我想,也许和我告诉他们的爆炸时间有点关系——七点四十五分零三十秒。”

“为什么?”Shaw忍不住讽刺了她一句,“干你们这行的不是有严格的职业道德吗?”

“也许你也可以以为,我也想给正义的一方多留一点时间呢?”眨眼。该死,你就不能不那么笑、稍微收敛一点吗?“毕竟,我可是个甜心呢。”

这时Shaw忽然打断她,突兀地问道:“你为什么要告诉我?我知道你说的都是实话。”如果Shaw不是一人孤身前来,如果她在她们谈话时始终与外界保持着通讯,那么Root简直是在自掘坟墓。

“你是在关心我吗?真令人感动。不过,这世上有一种东西叫做便携式电磁屏蔽器,如果你说的是这个的话。况且,这么完美的计划,不和别人分享不是太可惜了吗?”好吧,Shaw就知道不该问她。“你问完了吗?”

“也许吧。”Shaw向下撇了一下嘴角,这个动作使Root又一次那样微笑起来。像看着一个宠物一样。Shaw不喜欢那样的眼神。“因为我猜你不会告诉我关于你雇主的信息,是吗?”

“很遗憾,是的。毕竟我确实是有职业道德的呀,亲亲。”好吧,她一定是在报复。“但看着你这样的美人儿失望真叫人难过,或许你会对今天中午将要发生的另一起爆炸感兴趣?”

Shaw有些震惊地看着女人轻松地对她一股脑倒出所有的信息。说真的,这个女人太令人意外了。当她的最后一个词说完时,她们身后的列车刚好关上车门。

时间不多了。

“最后一个问题。”Shaw知道这又是一个不该问的问题,但她就是想知道。“为什么那么轻易地就帮我停止炸弹?你不怕他们找你的麻烦吗?”她说的是“帮我”——毕竟她们都知道,一把电击枪威胁不了Root。

“我有正当理由呀!”Root指指Shaw手中甚至没有对准她的电击枪,笑嘻嘻的。好吧,这个满嘴跑火车的女人。“何况,没有人知道是我干的,不是吗?我是说,除了你。既能拿到酬劳又能做一次好人,何乐而不为呢?”

列车渐渐加速向远方驶去,安然无恙。Shaw不知道自己心里微妙的感觉应当称作什么。

“所以到目前为止,我猜我知道得太多了,是吗?”她冷静地问,“需要我把电击枪还给你么?”

话音刚落,一阵电流就忽然窜过她的身体,耳边是那个轻佻的、带着笑意的小颤音:“怎么,sweetie,你难道指望一个女孩只带一件防身武器出门么?”

ShitShaw讨厌她的突然袭击,虽然若非她自己有意放水Root根本不可能偷袭成功——反正总要回去,从难受程度上来说,强制召回还不如一把电击枪。

在陷入黑暗之前,Shaw努力抬头看了一眼,Root俯视的笑脸构成了她对这一次源代码世界的最后印象,背景是涂抹在那女人身后的、蓝得耀眼的天空。

 

 

“Captain Shaw,我希望你相信,我们……我确实关心你。”这是Shaw睁开眼时,听到的第一句话。大概是源于某种难以理解的所谓“深层感情需要”吧。她想。

“得了吧Finch,”Shaw用不耐烦掩饰着尴尬,“我知道。”

满脸忐忑的男人明显松了一大口气。

“那就好,Captain,因为我们现在也确实没有时间来谈论这件事。你发现疑犯了么?”

“在此之前,我有一个问题。为什么一把小小的电击枪就会使我的意识脱离那个世界?我是说,Ms. Shahi的身体显然没有虚弱到这种程度。”

“你遭到电击了吗,Captain?这是可以理解的,由于系统的保护功能,只要你在源代码世界发生昏迷,系统就会启动保护措施自动终止程序,使你的意识回归现实世界。”Finch快速回答了她的问题,接着立刻又变成了那个不屈不挠地询问任务进展的家伙,“好了,你发现疑犯了吗?”

“是的。我知道是谁了。”

“好极了,Captain!你能提供其姓名或者形貌特征吗?”

“当然,但是……噢,别忙着开心,Finch,还有一些事情需要验证。再一个八分钟之后,你就可以骄傲地宣布任务完成了。”

 

 

Beleaguered Castle* NO.7

又是这辆列车。Shaw在Turing惊讶的眼光里二话没说冲进洗手间。不,她没有时间,她既不是来跟Turing客套的,也不是来听Root调情的。她有两件至关重要的事情需要验证。

Shaw争分夺秒地拆下炸弹上的手机,取出主板,她来不及去仔细辨别发射天线和射频电路在哪里,只能尽可能地把它们破坏成小块,然后把所有的零件一股脑扔进刚放满的一池水里。五秒钟之后,她把零件捞出来,在强制开门扳手的帮助下——谢天谢地全封闭的列车上还有这么一个装置,不然她可真不知道怎么办了——把它们通通从车门扔了出去。这一切做完后,Shaw看了一眼表:距离列车停止还有五分多钟。她实在不敢高估美国铁路的速度,但即使时速只有100公里,五分钟也足以把它们甩到八公里开外了吧?

这是她要验证的第一件事,现在只剩等待。接着还有另一件重要的事。

Shaw在他反应过来之前接近了那个看上去晕车得厉害的中年人,一个坚硬的东西抵在了他的腰上:“保持安静,往前走。否则的话,我不介意在这里引起一场骚动。”

男人被吓坏了,战战兢兢地服从了她的命令。在空无一人的车厢连接处,Shaw把他拷在一处扶手上——那是她刚从警卫腰上顺来的。

“Jonathan Nolan。”Shaw蹲在他面前,念着他身份证上的名字,“我想,你就是她说的那个可怜虫吧?”

叫Nolan的男人打个哆嗦,不知道“她”指的是谁。他忍不住看向Shaw刚扔在地上的用来威胁他的东西:那只是一个小盐罐,而他以为那是一把枪。

Shaw注意到他的视线,跟着看过去:“餐车,如果你想知道的话。”接着她耸耸肩,“我原本还在期待更有挑战性的事呢。现在,愿意说说安装炸弹的感受么,Mr. Nolan?”

 

“嘿!”审讯以及帮Mr. Nolan自首花费了Shaw不少时间,当她匆匆赶过来时Turing刚好跨出车门。“Root,wait!”

Root转过身来,脸上带着难以捉摸的表情。

“噢,你听到了,”Shaw挑衅地笑着,“我还以为你会对‘Ms. May’这个名字更敏感呢。”这是她刚从Nolan那里得到的名字,也是Nolan所能达到的、最接近Root的地方。

“噢,你真仁慈,路人小姐。”Root开心地笑起来,“你不妨用这个名字努力地查下去,试试看能不能找到我。”

“好极了。”Shaw冷漠地回答道,站在车门里看着Root转身离开的方向,直到列车重新启动。

她又等了十秒钟,确定爆炸不会发生了,接着使劲把头往一侧的墙壁上碰去:“用力,Shaw,这可比强制召回强多了。”

 

 

“Ouch!”

Finch被Shaw的突然回归吓了一跳,连忙问道:“发生什么事了吗,Captain?”

“没什么。”把自己撞晕可不是一件好受的事情,Shaw揉着似乎仍然在疼的脑袋嘟囔道。“我想你们会有兴趣拦截一辆装满了爆炸物的白色货车,伊利诺伊的车牌,5CGY847。车上的人在观察到列车发生爆炸后会立刻由格鲁克林站出发驶向市中心广场,现在大约在半路上了。”多亏她绝佳的记忆力,上上次Root在车站里给出的信息还如同就在耳边。

屏幕那边因为她的话迅速忙碌起来,Finch拿起电话重复着“伊利诺伊,5CGY847”,甚至连Greer也走出办公室坐到了镜头前。

“关于列车的爆炸,放炸弹的家伙叫Jonathan Nolan,一个走投无路的赌徒,不过他只是被人雇佣跑腿,跟即将发生的另一起袭击没有关系。”

“雇佣他的人是谁?”

“一个代号叫做‘May’的家伙,但同样不是幕后主使。这是我知道的全部了。”

“非常好,Captain。那么,车上的炸弹是如何引爆的呢?”

“我不知道,Sir。”一小会儿之后,Greer收到了Shaw的回答。“但这已经不重要了,是吗?”

“是的。你非常出色地完成了任务,感谢你的配合,Captain Shaw。”

“Yes,Sir。”

Greer露出一个可以称为微笑的表情,看了一眼头顶上的屏幕,那上面显示警方已经锁定了那辆货车。

“现在你可以好好享受一下休息时间了,Captain。”

“Wait……我们的交易呢?”Shaw站起来,平视着屏幕问道。

“关于这一点,”Greer脸上仍然挂着他那面具似的微笑,“我希望你能重新考虑,继续参加本项目。”

“是的,我重新考虑了,而且我改变主意了。”

“很好。那么看来我们取得共识了,是吗Captain?”

“不,我仍然希望死亡,但我想去救回列车上所有的乘客。”

“这行不通的,Captain,你知道。”

“不,不……我不指望你能相信我,Sir,但我请求你能允许我尝试一下。”Shaw有些后悔了,她应该把“Ms. May”留到此刻当做一个筹码,而不是轻易地告诉了他们。但她仍然有办法扳回一城,虽然她希望过一会儿不会用到这个办法——毕竟作为一个军人她相当不愿意与长官对着干。

“你会得到我的答复的,”Greer半张开嘴,似乎想要说什么但又临时改变了意见,在转身离开之前给Shaw留下了这样一句话,“请耐心等待,孩子。”

在Greer离开之后Finch重新坐回自己的座位上,几秒之后,他看到与Shaw的对话界面上出现了这样一句话:“他不会送我回去的,是吗,Finch?”

 

“事实证明本实验是有效的,长官,源代码引发的革命不过初露锋芒。我们终于有了对付犯罪分子的杀手锏……”Greer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向上级汇报这次任务的顺利完成,说话的间隙他看到Finch站在打开的门口敲门。他点头示意Finch稍等一会儿,以便完成这次通话。

“……如果有足够的资金支持的话……谢谢您,长官。是的,我们会努力扩大本项目的范围。再见,长官。”

Greer放下听筒,微笑着转向他的下属:“有什么事吗,Captain Finch?我还以为你和大家一起出去庆祝了。”

“我来请示您关于Captain Shaw的决定,Sir。”

“哦,我差点忘了。”Greer走到窗边,看着另一侧的无菌室,“初始化一号系统的记忆清除装置,准备清除数据。”

“但我们……我们答应过她给她想要的,Sir。”

“让她死去吗?她今天拯救了成千上万人,并且未来还有更多的人等待她去拯救。”Greer回身看着涨红了脸的男人,“这世界需要英雄,Finch,我原本期待你能更理智一些呢。”

“但是……”

“你的心肠太软了,Finch。维护和平需要牺牲,不管是生命还是个人意志,何况,我们保留了她的生命。去吧,她会感激我们的。”

 

 

 

评论(14)
热度(33)

© D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