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n

 

三次元认识我的各位,请自觉取关,谢谢合作

旧电影的重温

昨天晚上我偶然打开最深的文件夹,看到《植物学家的女儿》,想到时间太久已经不太记得其中的情节,就重看了一遍;今天早上起来,又看了一遍。惨淡的场景都已被我跳过,然而想必是氤氲的气氛太过扰人,睡去醒时,都是李小冉湿漉漉的眼睛。

 

大略讲一讲这部电影吧。唐山大地震孤儿李明到一个植物园当实习生,住在植物学家陈教授家里。植物园在昆明,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植物繁盛茂密,所有的生物被共同的独裁者陈教授统治,除他之外唯一的人类、唯一的女儿、唯一的仆人陈安安,在他的刻板的行为轨迹表之中日复一日地生活着,潮湿,琐碎,孤单,而李明划船登岸,仿佛踏入幽闭的禁地。她确实也踏入禁地,第一次出现时,已经屡犯陈教授之怒;她又踏入陈安安的禁地,第一次见面,陈安安接过鸟笼,挂好,打开,在父亲面前忘情,噗嗤一声笑出声来,土地湿润,散尾葵半黄半青,两人相视,如同一汪古潭突然漾开。

从此以后,她们就只在彼此面前笑了。无论何时都在笑,眼睛里都是笑意,好像找到了玩伴以后,才变成了俏皮的少女,才开始度过童年。不过到后来陷入爱情之后,眼里的笑意反而就没有了,开始是眷恋,后来有惊惶,再后来就是戚哀和愁苦。这可能说明了一个道理,友情使人快乐,爱情却没那么单纯;爱情是很快乐的,但因为太快乐了,所以也是苦的,特别是当你将要失去它,那就不仅苦,还很疼,喝下去仿佛是一把刀,从里到外血呼拉碴。还有一部电影叫《爱的甘露》,两个恋人在分离前夕,其中一个说,和我一起吃晚饭吗?另一个说,不,和你在一起已经开始让我觉得疼了。

总之,如题所示,主人公李明就和植物学家的女儿陈安安相爱了。陈安安太寂寞了,总是随身带着一个很大的红色录音机,缠缠绵绵的音乐从里面飘出来,连上山采人参也带着,后来就不带了,她已经有了李明;她总独自一人钻进暖房,在雾气氤氲里沉入幻境,后来也不再一个人了,她已经有了李明。她有了李明,就把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稳重,自持,父亲的要求,和满园的植物,统统忘记了,和她的李明一起,变成两个自私的、任性的、毫不懂得忍耐的叛逆少年。陈教授说:“你的变化太大了,我已经认不出我的女儿了。”悲哀的事情在于,他从来不认识她。她没来得及度过童年,没来得及长大,她第一次看到自己那么想要的东西,就是要伸手去拿。她拿得太莽撞,事情的过程和结局都惨淡,但是仿佛没办法责备。好在,所有的人都有所失去,但她们同死,还算得圆满。

 

这部电影的差评,是很多的;很多人不喜欢主角的性格,或者剧情的设置,或者外国人眼中扭曲的中国(还有一条很可爱的,说整部电影中天平都用反了,应该是左物右码)。因为我没有什么专业的知识,也没有什么见识,所以对设定接收得太自然,反而觉得感动。里面的配音让我感觉稍微有点跳戏和不真诚,但还可以忍受。

值得一看。

我其实是很不喜欢看悲剧的,因为人生真的已经很糟心了,不必再去找了吧,因此看完这部电影完全是因为一开始懒得查剧情,误上贼船。然而,不可否认,感动人的往往也就是悲剧。也不只是悲剧,对我来说应该是那种很合衬的悲剧,也就是情感、人物和环境,他们应该是一致的,不让人觉得别扭。比如说,《植物学家的女儿》里,整部电影弥漫的那种潮气:江水,湖水,河水;绿树,雾气,夜鸟的鸣叫,雨。还有荡漾的游船,握桨的手,眼波,泪水,爱情,最后最后,还有陈安安诀别看她的那一眼。李小冉真是太美了。她一变成陈安安,连快乐和担忧都显得湿漉漉的。

 

最后,我反反复复看了好多遍的一幕是,孤儿院院长和和尚端着两盒骨灰到湖边的放生台去,小小仪式,草率单薄。中间有一个莫名引人注意的细节,就是他们下两段楼梯的时候,不知是有意还是偶然,迈脚竟统一合拍,于是场面突然肃穆。李明和陈安安,两个人混在一起的骨灰捧在院长手里,洒入风里,落到水上,开始有隐隐笑声响起,渐渐缥缈,终不回头。我脑海中突然闪过一个不很相干的故事:江湖旅人,偶然遇见一段润润奇情,再回头却时光易过,斯人已逝;某日终于天朗气清,她将她送还清风江上,耳听见潺潺笑语,情人的声音叫:“安安!”

我所喜欢的结局是,旅人扶剑而起,世事人情各各安排,自刎相答,口中道:来也。


评论
热度(2)

© D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