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n

 

三次元认识我的各位,请自觉取关,谢谢合作

终次航程



这次敏感词确实有点多,不怪老福特


放在评论了


注意(敲黑板)不是车!

园区的地下室里有一张台球桌,凹凸不平的,白球稍微慢一点就走S形。

吃完饭一群人下去玩,我本来就菜,今天还特别不在状态,老是滑杆。打着打着,有一杆角度很刁钻,师弟说:师姐肯定打不进去。

果然没打进去。

我就不服了,当时就立下军令状,整盘完事了之后我们俩把球按这个角度摆起来,就赌十杆之内我能不能打进洞。

我心想这还不好办,一杆球瞄准十分钟,一个多小时我还打不进个球?同事一群工程师站门口等我们,一边玩手机一边看我师弟,师弟一头汗。

结果第四杆进了。师弟说:……牛逼

于是赢了一袋小浣熊。

行星录(一)

*傅宁美宣大四角

*ooc属于我


---------------------------------------


[比人先知道了恋爱的甜味,

也知道了悲哀的我,

也比人先老了。]


    吴宣仪难得连续两晚到酒吧里来,以至于后门边靠着墙玩手机的工作人员震惊到瞬间站直了身体。


“吴总?”


“嗯。”吴宣仪脱掉风衣,把一袍萧瑟抖落在门外,很冷清地应了一声。走出几步,又回头说:“前面抽去。”


小伙子才想起休息区不让抽烟的规矩,赶紧掐了,捏着烟头不知所措地笑了...

泡沫

可以和《梦中记》连起来看,算是那一篇的前传吧

我有点想建议先看那个,因为写的顺序是这样的,会有一点奇妙的感觉

一篇类似于大纲的东西,enjoy


---------------------------------------


有人问蔡澜:蔡生,如何从暧昧过渡到恋爱?


蔡澜说,继续暧昧吧。


张紫宁觉得很有道理。暧昧说不定是最快乐的,在爱着傅菁的很多年之中,她确实是快乐的——假如患得患失的辗转能再少一点,假如自惭形秽的绝望也能再少一点——假如她能够感觉得到回答,她可以心甘情愿地这样爱上一生,从不奢望能够拥有她。


对了,她又怎么可以...

每天看一遍《Liar》,不行粽子泥太A了,腿给我帅断

一种世俗结局

傅菁路过胡同口菜市场,听见有人招呼,回头一看,是孟美岐,前女友张紫宁的邻居,提着菜篮子站在棚下。傅菁说,美岐买菜啊。孟美岐讲买蟹,宣仪爱吃。傅菁说,美岐还是体贴。孟美岐就讲,不体贴,昨天还吵架,发脾气。我说咸咸甜甜的东西不要老吃,身体搞坏了。她讲不要紧,搞不坏。我说这边不比南方,暖气一蒸,干到流鼻血,小腿上面起皮,火气大。她就生气,门一摔,现在也不理我。我大早醒了,睡不着,起来买菜吃。傅菁说,美岐是好情人,会过日子,疼老婆。孟美岐说,该当的,宣仪也疼人,一到下午把杯里的茶倒掉,换上温水。傅菁不讲话。孟美岐说,就是倔,不吃饭,九头牛拉不回。傅菁不讲话。卖肉的老板看她们在棚下站久了,过来招呼,...

所以说情关难过啊

虽然比不上生来高高在上的九尾狐,三尾红狐也算是妖中的贵族了。它们生性自由逍遥,漫游在山川湖泊,是草木和微风的伙伴与君王。


三尾红狐常常只是上仙,因为到了这个阶品已经有了自保之力,大多懒散的红狐也就开始家里蹲或者浪迹天涯,不再努力修炼了。


“……所以还是要升了上仙才行啊!”张紫宁很感叹地说。她拖啊拖啊拖,照着三更睡日中起来安排作息,慢安安安按腾腾地修炼,结果还是到了要飞升的关口。她真的好懒,要不是为了吃饭和唱歌她连活都懒得活,到底为什么非要飞升啊……


“我真的觉得做一个小野仙就挺好的了,为什么连飞升都要被强迫,这个制度是不是需要探讨一...

梦中记

我相信我写的还不是很乱,我相信你们这么棒都能看懂


------------------------------------------------------------------- 


(B)

傅菁是一个造梦师。造梦师是什么?有的为活人制造幻境,有的给临终者提供安慰,还有的在梦和醒中间寻找真相。造梦师是新时代的毒品——但他们也是新时代的隐形人,没有人看到造梦师,他们只爱那些充满个人意识的奇幻梦境。

造梦师有一大把:出名的不出名的,温情的,猎奇的,无鲜明特色的,和野心勃勃的。而傅菁,天赋不高不低,情绪不冷不热,她选择了一个颇为实际的领域来奉献自己的能力,在...

旧电影的重温

昨天晚上我偶然打开最深的文件夹,看到《植物学家的女儿》,想到时间太久已经不太记得其中的情节,就重看了一遍;今天早上起来,又看了一遍。惨淡的场景都已被我跳过,然而想必是氤氲的气氛太过扰人,睡去醒时,都是李小冉湿漉漉的眼睛。


大略讲一讲这部电影吧。唐山大地震孤儿李明到一个植物园当实习生,住在植物学家陈教授家里。植物园在昆明,一个与世隔绝的小岛,植物繁盛茂密,所有的生物被共同的独裁者陈教授统治,除他之外唯一的人类、唯一的女儿、唯一的仆人陈安安,在他的刻板的行为轨迹表之中日复一日地生活着,潮湿,琐碎,孤单,而李明划船登岸,仿佛踏入幽闭的禁地。她确实也踏入禁地,第一次出现时,已经屡犯陈...

点个梗吧

之前一直在看赫金,真的冷到北冰洋,原因是很喜欢小霸王学习机(不是)赫敏,对金妮也没啥感觉;后来发现居然还有个更冷的赫卢,啧,赫敏和卢娜小天使放在一起怎么就……真特么般配啊!不过确实更冷,连卢赫的tag都被占了你说冷不冷?所以一直没粮嗑……


说这么多就是突然想,自己写好了,所以……点个梗吧?就赫卢。

我自己觉得,她们很适合那种很安静的、有点生活化的、平凡的幽深的感觉,就是那种,不好是正午,也不好是傍晚,恰恰好就是下午的三四点钟,在大图书馆靠里一点的书架旁边穿着暖融融的毛衣待在一起,空气里飘着光、影和灰尘,书页泛黄,四顾悄然,不过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下午,赫敏靠在梯子的边上读书,卢娜盯着她...

1 / 5

© Dyn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