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nn

 

咦 没想到我过了百粉了?

Red 10 (完)

微博上发了合集,这边也发一下

red结局之我有特殊的结文技巧(内心os:计划通b( ̄▽ ̄)d)


-------------

“父亲还好吗?”

泰勒低声问道。她们,她和卡莉,在大沙湾那张凌乱而温暖的床铺上相对而卧,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从什么时候醒来,不记得已经这样躺了多久。卡莉的胳膊圈着泰勒,把她的脑袋温柔地护在怀抱之间,而泰勒的手臂则松松地圈在她的腰上。她们没有起床吃早餐,也没有吃午餐,没有凝望,没有弄清楚对方是否已经醒来,或者是第几次醒来;日光已盛,客厅里的钟不知道一圈一圈地过到了第几个钟点,水鸟也不知是不是仍然在擦着湖面飞翔。她们一动不动,好像无知无觉一样蜷在一起,眼睛不管是睁开还...

Dear Chris

七英俊:

Dear Chris,

今天视频通话时,你说面试了一个身穿彩虹T恤的小伙子。你笑着说年轻人旺盛的表达欲将办公室的气压都提高了三倍,仿佛不向全世界宣告本我,就不配自由地呼吸。在我们讨论这条无畏的小生命被现实击碎重塑的可能性时,我有片刻走神,其实是想起了一桩往事。

读小学的时候,我跟着母亲去探望过一个重病垂危的亲戚。我们走进病房时,恰逢那老人回光返照,在对子女留遗言。他边哭边含糊地朝人道歉,我清楚地记得他嗫嚅了一句:“其实我是那个。”

围在病床前的大人们仿佛因神秘的力量而集体耳聋了三秒,不约而同地略过了这一句,纷纷劝他别瞎想、好好养病。老人喘着气,突然涨红了脸,用那具垂死的身躯里能挤出...

三月十七日

3.17 北京:小雪-大雪-阴

大部分时候的早晨,我觉得像从死里活过来一样,新鲜的、可喜的、有滋味的事仿佛给我它们仍存留的信息,使我觉得生活仍是流动的;比这“大部分”再多一点的日子的晚上,又像是缓缓沉入死里去了——不,也不是“缓缓”,而竟是“倏然”了——从低矮的梢上倏然坠入深粘的泥潭之中,面上竟也并无铺垫着厚的腐叶,于是乎眼前尽是黑暗了,于是乎耳旁尽是静寂了,于是乎心中也觉得疲倦,并不想做什么挣扎,——“咕噜”,气泡也是冒不出来的。这时候人对自己疑惑着,何以竟到如此呢?还记得挥霍着无穷无尽勇气的时候,不过是一二年以前;还有能够一整天都快乐起来,抱着琴弹到深夜的时候,更不过是数月之前的事。好像...

-突然觉得小伙伴这话莫非。。。是在夸我?

-最近翻出老剧在看,然后控制不住地代入肖根,感觉好配,配一脸

朋友们快,去写AU,我的小心心已经准备好了,要多少有多少

这几天在贴吧后知后觉地发现了14年的一篇文章 Ice and Tropical Fish——惊为天人,我的天简直想要全文背诵的那种惊为天人,忍不住要向所有人安利的那种惊为天人😱
。。。然而就在今天,刚才,不知道为什么那个帖子被删除了,好可惜啊啊啊,不然我本可以给宝宝们放链接的😭😭
所以!趁现在百度还能搜到宝宝们快去搜!快去看!真的特、别、特、别、棒!我真的是一个很少用叹号的人!但是现在只有叹号能表达出我的激动和惋惜!!总之墙裂推荐!!!

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

我凑了88的单

啊啊啊老霉怎么还不出六砖?😱不出新砖怎么世界巡演?不巡演怎么来中国?不来中国我怎么去看?死不瞑目啊😭😭😭
。。。算了钱还没攒够先别来了

Red9

说好的二更。欢迎评论


泰勒头昏脑涨,轻飘飘地从马车上下来,仿佛踏落云端,紧跟着就落入一个安稳的怀抱。

“天哪!你做到了!”卡莉简直激动得不能自已,抱着她就原地转了一圈。

“……停!停下……卡尔,说真的。卡莉!”

“对不起,我太高兴了。”卡莉吐吐舌头,把她放到地上。在石普尔大叔离开之后,她委屈地噘起嘴:“看到我你难道不开心吗?”

泰勒失笑,伸手拍拍她的脸颊,并且轻轻吻了她一下。“我好想你。”她贴着她的嘴唇说道。

两个人缠缠绵绵地吻了一会。泰勒问道:“你不是说要去……”

“骗你的。”卡莉忽然又兴奋起来,在泰勒鼻尖上咬了一口,要她闭起眼睛。

“干嘛?”...

Red7-8

沉迷学习无法自拔,快要把这篇忘到天边了……

然而!不坑是原则,所以今天更多一点补偿一下小天使们,太长了分成两次发,所以一会会有二更。

过一阵再更一次,大概就完结了。


欢迎评论!欢迎评论!欢迎评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7

“有人在叫你,Cara。”

仿佛是为了证实卡莉的话似的,立刻就有一个声音从她们身后遥遥追来:“等等!Cara!”

可是Cara反而加快了脚步。她把夹衣的两襟更加使劲地裹了裹,仿佛这树林里突然之间更加严寒了似的。

可是黑发的女人还是赶了上来,从前面截住了她。卡莉和泰勒她们早早地停了步,站在不远的地方担忧地往这里望着...

1 / 3

© Dynn | Powered by LOFTER